武汉首批还鱼案近百万尾鱼苗放流“母亲河”

“这不仅仅是对犯罪分子的刑事惩罚,也是我们修复生态、保护环境的尝试性做法,同时也要告诉大家,电打鱼破坏水生态,要为生态买单!”6月13日一早,新洲举水河畔,近百万尾鱼苗及适配数量的成鱼放流举水河。武汉首批“电鱼还鱼案”生态判决执行到位。

当日所投放的鱼苗款来源于两起违法捕鱼者王某夫妻和余某。

王某夫妻是武汉市新洲区辛冲某村村民,农闲时常捕鱼补贴家用,2018年,王某夫妻花了近9000元购买了渔船、电捕鱼等工具。同年6月6日晚,王某夫妇用新购买的电捕鱼工具,驾船违法在举水河捕鱼。次日凌晨3时,二人准备上岸返回时,被渔政执法人员当场抓获,查获野生鱼类33公斤,没收电捕鱼工具。新洲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对二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同时要求他们承担生态修复义务,向举水河新洲区河段增殖放流成鱼132千克、幼鱼281490尾(具体放流种类、放流规模、放流规格参照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评估报告的建议执行)。今年3月,新洲区法院传来消息,王某夫妻用于购置流放鱼苗的鱼苗款到位。

同年,新洲区渔政执法人员还查获了违法电捕鱼的余某,收缴渔获物3.6千克。余某的亲属主动提出缴纳人民币5000元,用作向举水河放流鱼苗修复生态。

2019年6月13日,王某夫妻一同来到举水河畔,与新洲区法院、新洲区渔政部门相关人员,共同将“为生态买单”的鱼苗和成鱼投放进举水河。

“看到这些鱼苗和成鱼放流举水河,我感觉蛮舒服的。我们夫妻第一次用电捕鱼就被抓了,教训很深刻,这个事情在村里及捕鱼同行里反响强烈,大家现在都知道了每年3月份至6月份是禁渔期,不能在长江流域捕鱼,也都认识到电捕鱼对生态危害巨大,伸手必被抓,就会付出高昂代价,村里几乎没人敢再电捕鱼了。”王某现场说到。

为何采用增殖放流的方式?承办两案的法官现场释法:增殖放流是对于破坏环境的一种修复方式,禁渔期电捕鱼破坏了长江生态链条,需要及时修补。以放流鱼苗的方式来代替单纯的物质损害赔偿做法,不仅充分运用司法手段修复受损的生态环境,也让被告人留下深刻教训,认识到其行为的严重危害性,宣传保护环境理念;同时,也对他人起到了警醒、教育、示范作用。

编辑:张馨月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Baidu
sogou